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

從「任食」思考無限與有限

×

錯誤訊息

Notice:Undefined index: HTTP_ACCEPT_LANGUAGE 於 eval() (/home/tlight/public_html/truthwill/modules/php/php.module(80) : eval()'d code 中的第 10 行)。
歐陽家和   |   明光社項目主任(流行文化)
14/03/2013

香港人,對「無限」的消費,有很多迷思。近日有茶餐廳為了對抗地產霸權,居然出動「30蚊放題任食」一奇招。當大家聽到「任食」兩字後,茶餐廳即日要派籌予排隊的顧客,業主亦乘機大叫加租。店東說除盡成本後並沒有賺多,還呼籲食客盡量有良心,不要浪費食物,否則會賠本。
 
香港人對「無限」有一種很特別的情意結,似乎也就只有香港這地方甚麼也有「任食」,而且平有平的「任食」,貴有貴的「任食」。在日本,真正的「放題」並不是甚麼都食的,只是「任食」某一種類型的食物。而且日本人是一個很自律的民族,最後不會像某些香港顧客,瘋狂點了一輪不同食物,最後吃不完要丟掉。
 
除了食物,香港人對「無限」在不同方面也有情意結,例如手機上網,講求無限數據。他們彷彿覺得一件事在一個規劃中不設任何限制,就是真正的自由。但所謂無限任食,從來都是有限:從食材到做法都有限;部分食物往往未必包括在所謂的「無限plan」中,要另外付錢再買;手機上網亦如是。結果,無限變成了一種招徠,只要將一件事「無限化」、「任用化」,那怕就是「無限量七折」、「貸款任借,不設上限」……只要最後講清楚條例,之前的「無限」和「任用」其實都是一種「有限」,「無限」其實只是一個宣傳字眼。
 
這種「無限」和「任用」的宣傳操作,捕捉的正是香港人覺得沒有限制就是最好的心態,這是一種自由絕對化的觀念。我們對言論自由的渴求,對民主自由的渴求,也同樣在使用相同的概念,一種近乎「無限」、「任用」的概念。
 
其實說到底,只是「不要讓我感到有限制」的想法。那種悲哀是,就連那種「沒有限制」,也只是一種「感覺」而已。因為香港人心底裏很明白,其實甚麼都有限制。任食,人也知道自己會眼濶肚窄;數據任用,某一個限度之後,數據傳輸速度會變慢。

因此,我們內心知道,世上很多的所謂核心價值,如民主和自由,其實都是沒有「無限」和「任用」的。我們明白世界在操作上的限制,但也請堅持原則,知所進退,不要讓那些「無限」、「任用」的修辭轉移你的視線,動搖你的意志。
 
所以,如果有天有人告訴你,你會有真正的民主及普選時,那麼,請你問自己幾個選擇食放題時會問的問題:「何時有得食?可以食的時間有多長?餐牌有甚麼可以選擇?質素怎麼樣?」
 

曾經刊載於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