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注生命倫理 正視社會歪風

幼童使用智能手機、平板電腦──文獻速覽

×

錯誤訊息

Notice:Undefined index: HTTP_ACCEPT_LANGUAGE 於 eval() (/home/tlight/public_html/truthwill/modules/php/php.module(80) : eval()'d code 中的第 10 行)。
招雋寧   |   明光社項目主任
18/03/2015

近年不少父母都會用手機安撫「扭計」的幼童,電子產品儼如電子奶嘴;只要將手機塞在小孩的手中,他們便會安靜下來,情況就像過以電視當媬姆一樣。然而美國、台灣、日本和南韓都相繼訂定指引、甚至立法管制幼童使用電子屏幕裝置。[1] 這是他們過慮,還是我們的反應遲頓了?

 

「港童手寫輸入 比學執筆更早」

全球都密切留意幼童過早接觸電子屏幕裝置所受的影響。2013年美國Common Sense Media留意到8歲以下兒童每天使用手機的次數和長度劇增。[2]  2014年另一研究發現較多2至4歲幼童透過電子屏幕裝置學習。[3] 同年,另一個英國調查顯示首次使用手機的兒童平均8歲。[4] 尤有甚者,根據本港衛生署2014年數字,本港幼童接觸平板電腦的年齡中位數是16個月,大概在執筆前已經懂得發電郵。[5] 

 

「少望電子屏幕,學睇眉頭眼額」

兒童終日對著平板電腦,是提升智能還是「目中無人」呢?加州一群心理教育學者很想知道,常常使用電子屏幕裝置,會否取代了兒童在人際間面對面情緒的理解能力。

於是2012年在南加州一所公立學校中隨意挑選了51名學生參加五天營會。研究員暗暗設計了一項規則──參與兒童不可使用任何電子屏幕裝置,取而代之是一連串野外團隊合作的活動。與此同時,另一批54名被隨意挑選的學生則沒有特別活動安排,但可隨心使用電子屏幕裝置。

透過兩組對比的前測後測(pre-post test)得到重要發現──用「團隊合作活動」取代「玩手機」的兒童組別,解讀別人表情的能力都有顯著提升,了解情境中別人的情緒表現亦更佳。[6] 

 

「父母機不離手,幼童抗壓力弱」

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原來父母機不離手會間接令幼童抗壓能力下降。一直有研究指父母在用餐時間的非言語式互動(例如:餵食、抹嘴等),是讓幼童學習情緒交流的重要時機,特別能降低兒童將來癡肥、哮喘和青春期高危行為等可能。波士頓大學醫學院Jenny Radesky博士團隊更發現,媽媽用餐時使用手機,明顯地減少與孩子互動,變相影響幼童的抗壓能力。[7] 

 

「2歲不用手機 有助學習 」

我們都覺得讓孩子玩手機應用程式又可從娛樂中學習。Radesky卻認為很多研究支持30個月以下的幼童應從真實生活的互動中學習,而不是透過視像。2歲以下兒童使用媒體學習的成效成疑,對嬰兒最好的是「郁手郁腳」和面對面交流。[8] 本港衛生署的報告也不謀而合:面對面溝通、眼神交流,是發展社交和情緒技巧的基礎,尤其有助於未滿2歲的兒童成長。[9] 

柏克萊加州大學研究員Jennifer Falbe博士透過研究2048名兒童生活,發現在睡眠環境放置小型電子屏幕裝置,會影響兒童睡眠質素,因此甚至倡議「手機不入睡房」。[10] 另一挪威的研究同樣確認手機侵蝕青少年的睡眠時間,更發現屏幕太光令人難以入睡。[11] 但正如英國報告所寫:「不是所有危機都帶來傷害,重要的是認清潛在危機時有能力處理」,以下嘗試歸納香港衛生署的報告,給讀者認清潛在危機。

 

表一:「電子產品對健康影響的立場聲明」扼要 [12] 

明光社

 

「成為智能父母、培育智能BB!」

對於青少年來說,流動通訊擔當了家庭溝通的橋樑,發揮正面作用。維護家庭基金出版的《家庭研究彙集》提到手機或可以幫助子女透過文字表達較為敏感的話題、父母亦可以手機檢測子女位置以確保安全。[13] 對於日漸長大成人的子女,透過手機聯絡,一方面增加聯繫的彈性安排,又能給予子女適度的自立感。讀者不妨看看如何有智慧地使用智能手機。

 

表二:幼童使用電子屏幕裝置「健康小貼士」[14]

明光社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孩子的生活互動方式

過去:在真實世界中進行互動

現在:在虛擬世界中進行互動

現代孩子不願與人溝通,不少與過份使用手機有關。有孩子擁有一部自己的平板電腦後,無論食飯或是上廁所都帶在身邊,彷彿成為身體的一部份。相比起以往的人,這一代人更少運動,以及觀察真實世界的機會。現代孩子的花草樹木,都是虛擬的,甚至家人也只能透過平板與他們溝通。

 

 


[1] 「禁兒童沉迷手機 台新例罰父母」,《香港經濟日報》,A33,2015年1月26日。

[2] Rideout, V.J. 2014. “Zero to Eight: Children’s Media Use in America 2013” San Francisco: Common Sense Media.

[3] Rideout, V.J.. 2014. “Learning at home: Families’ educational media use in America. A report of the Families and Media Project.” New York: The Joan Ganz Cooney Center at Sesame Workshop.

[4] Livingstone S. et al. 2014. Net Children go mobile: The UK report. London: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.

[5]「使用互聯網及電子屏幕產品對健康的影響諮詢小組」報告發布新聞稿,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衛生署,2014年7月。http://www.studenthealth.gov.hk/tc_chi/internet/press/press.html

[6] Uhls et al. 2014. “Five days at outdoor education camp without screens improves preteen skills with nonverbal emotion cues.” 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, vol.39, 387-392.

[7] “Mobile Device Use During Meals Leads to Fewer Interactions with Children”, Boston Magazine, Dec 2014, http://www.bostonmagazine.com/health/blog/2014/12/22/mobile-device-use-meals-leads-fewer-interactions-children/

[8] “Mobile and interactive media use by young children: The good, the bad and the unknown”, Medical Xpress, Jan 2015, http://medicalxpress.com/news/2015-01-mobile-interactive-media-young-children.html

[9] 「使用互聯網及電子屏幕產品對健康的影響諮詢小組」報告,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衛生署,2014年7月。http://www.studenthealth.gov.hk/tc_chi/internet/health_effects.html

[10] Falbe, J. et al.. 2015. “Sleep Duration, Restfulness, and Screens in the Sleep Environment.” Pediatrics, 135:2, pp.2014-2306

[11] Hysing, Mari et al.. 2015. “Sleep and use of electronic devices in adolescence: results from a large population-based study” BMJ Open, 5:e006748 doi: 10.1136/bmjopen-2014-006748

[12]「使用互聯網及電子屏幕產品對健康的影響諮詢小組」報告,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衛生署,2014年7月。http://www.studenthealth.gov.hk/tc_chi/internet/health_effects.html

[13]「流動通訊與家庭溝通」,《家庭研究彙集》,第十期,維護家庭基金,2013年12月。

[14] 參考「使用互聯網及電子屏幕產品對健康的影響諮詢小組」報告,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衛生署,2014年7月。http://www.studenthealth.gov.hk/tc_chi/internet/health_effects.html